生人勿近《Trippie Redd》躊躇滿志的髒辮少年,崛起的美國嘻哈新星

What’s up?各位讀者們。本篇為小編第八篇專欄,懇請讀者繼續支持EgwanG444的專欄囉!

Micheal Lamar White IV a.k.a Trippie Redd。他可說是新生代饒舌歌手中的佼佼者,憑藉著媲美 Lil Uzi Vert的魔性唱法及對尾音的處理,初期僅靠幾首單曲就成功累積大批「信眾」對他為之瘋狂。

不只聲音獨特,弔詭的MV畫面及妝容也成了討論話題,並與幾位饒舌歌手有著幾分「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媒體對他的關愛也不曾少過。廢話不多說,馬上來一探究竟這位出色饒舌歌手的故事吧!

購買 Trippie Redd 歷年CD專輯、黑膠專輯與相關官方周邊,贊助我們電商品牌 Hacken07 Jr. Warehouse 以行動支持國際音樂文化推廣。

生於1999年6月18日, 來自俄亥俄州坎頓市的饒舌歌手Trippie Redd, (Trippie一詞是由 Trippy 和Hippie 兩個單字組成 ,Redd則是在 Shout Out自己身處的血幫)。

從他的刺青和音樂中不難察覺到14這神秘數字,它代表著家鄉的街區同時也是天使代碼 (與惡魔代碼666同道理),所以亦有Big 14這個綽號 (以下簡稱為White)。

White 出生時父親就已待在監獄,母親一人獨力扶養 White三兄弟,小時候常聽母親播的知名歌手 Tupac、Nas 和 Beyonce…等的作品,讓 White兄弟們從小對音樂有了興趣,White長大後則開始聽知名歌手及樂團的音樂,包括 T-pain、Kiss、Nirvana、Marilyn Manson和Lil Wayne…等,想當然而,搖滾和嘻哈都成為他作品常見的元素。

White原先只把嘻哈音樂當作興趣,反倒是哥哥 Dirty Redd 對嘻哈音樂有著極大的熱忱,不幸的是,哥哥在2014年遭逢車禍過世,也讓 White決定重振兄長的意志,將嘻哈音樂納入自己的人生事業,並在 2014年間發布兩首單曲 (但隨即刪除),高中畢業後 (畢業成績GPA值達4.0,各項成績均 90分以上,相當驚人),搬到了亞特蘭大,這才真正開啟了White的嘻哈之旅。

在 White搬到亞特蘭大後,遇到了音樂合作伙伴 Lil Wop,並在後者的協助下進入專業錄音室製作音樂,並與 Kodie Shane相識一齊合作,錄製了《Awakening My Inner Beast》、《 Beast Mode》及《Rock the World Trippie》三個混音帶,最終讓 White博得與 Elliot Grainge Entertainment 的一紙合約,並搬到了洛杉磯,聲勢水漲船高。

2017年1月,White發行EP《White Room Project》,其中曲目《Love Scars》迅速竄紅,使他在Sound Cloud上擄獲更多聽眾的注意。同年5月,則發布首張《A Love Letter To You》混音帶,在多個平台上都有相當數量的聽閱次數。

到了下半年,第二張混音帶《A Love Letter To You 2》,在Billboard 200 Album榜單中拿下第34名高位、與知名歌手 Travis Scott 合作的單曲《Dark Knight Dummo》,則在Billboard Hot 100獲得的72名的好成績。

White 在大勢之期與許多知名歌手相繼合作,包括嘻哈男聲 Swae Lee、情緒饒舌Joji 和印尼驕傲 Rich Brain,名氣持續攀升,且不負眾望的出現於 XXL 2018 新人名單內。另於 2018年11月,發布個人混音帶的第三部曲《A Love Letter To You 3》,以單曲《Topanga》做為主打 (MV 極似邪教儀式,讀者們小心服用)。

另外《Toxic Waste》和以歌手 Juice Wrld作為特色的《1400/999 Freestyle》皆大受好評。他的作品不少都榮獲RIAA (美國唱片業協會) 的黃金及白金認證,可見White作品銷量驚人。

2019年8月,第二張專輯《!》火熱釋出,讀者們可以手刀前往嘗鮮一波。

(小編大力推薦《Life’s A Trip》專輯中的 Wish )

White 與已故饒舌歌手 XXX tentacion (以下簡稱為X) 的好交情眾所皆知,在多個訪談中只要主持人提及 X,White的語氣會顯得沮喪且憂傷,作為X專輯《17》唯一的合作對象 (合作曲為《Fuck Love》),X的離世是 White難釋懷的痛,表示還有很多話還沒跟X說,並對於X的忌日正是自己的生日感到不平衡,White的不捨至今從未消退,在發生憾事後,White染了頭髮,左右不同色的髒辮模樣便是向 X 致敬,並與知名歌手 Quavo、Ski Mask The Slump God合作了一首加入X音檔的單曲《Ghost Busters》作為悼念。近期在上知名雜誌Complex的訪談中,提到X時,再度難過到語塞,小編作為兩人的粉絲,當下看到眼淚快噴出來。

換個心情,來談談White與其他歌手有甚麼軼聞和牛肉吧!

首先是知名歌手Drake,相信多數歌迷都對單曲《God’s Plan》不陌生,而這首慈善公益神曲,一開始其實是要與 White合作的,但最終的結果是 Drake 一人擔綱,White並未獻聲。

單曲釋出後,部分網友認為 最終沒成功合作原因很簡單,因為 White的好麻吉 X 與 Drake 彼此有過節,X 在得知 White 有可能跟 Drake合作後,便與 White的仇家 6ix9ine 有了聯繫,眾人解讀為 X 要讓 White感到困擾,X 更放話絕對不讓White 踏入佛羅里達州,否則對他不利,所幸後續 X 在舞台上向 White道歉,而《God’s Plan》的合作也以失敗告終,讓粉絲對整件事有許多猜疑。

而在近期,White 在 Complex 雜誌訪談中提及 Drake 曾在截止期限內打了通電話給他,但他正因感冒失聲導致無法完成段落;對於錯過一個偉大的歌曲,White並不顯得後悔,認為之後還是有機會合作曲目。

這就是整件合作案的始末,當事人都出來說明了,歌迷就不要有過多的猜測囉!

再來就是另位仇家 6ix9ine 啦 ! (以下簡稱69)
兩人曾合作一首火紅單曲《Poles1469》便有了交集,然而,友情破碎的導火線是「推特上有文章稱69是名戀童癖者,White隨即公開譴責69,而69也開直播親上火線反駁並表示不知道White為何要攻擊他,表示自己已經和White解釋過了」沒想到,兩人的對峙從網路延伸成了街頭糾紛,並遭對方的支持者攻擊。

文章的最後來談談 White 對自己音樂的自信和想法,他表示「自己的音樂是諸多競爭者中最好的」,雖然這說詞聽來有些狂妄,但不可否認的是,他對聲音的處理具有一定的成熟度。

他也認為在他的年紀,應該要多專注於音樂和聲音上,而非一瞬的名聲和金錢。 並也對幾位饒舌歌手表示讚賞,Jucie Wrld 更可比擬為競爭對手,讓他在樂壇感受到威脅。

White的音樂包含了各種元素,搖滾、節奏藍調和嘻哈都難不倒他,將其混和只是小菜一碟, 也因此讓他得以在非常年輕就備受矚目 。

聽嘻哈的新舊朋有或許會對新生代饒舌歌手抱以懷疑的態度,小編認為 White 也許能讓您改觀。他對於音樂的態度和重視,在許多訪談中都能感受得到。

最後,附上他與 Lil Yachty 合作的《66》和近期與 Machine Gun Kelly合作的《Candy》。 感謝讀者們的撥空閱讀,我是EgwamG444,我們下個專欄見囉,掰掰!

445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