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代台灣獨立樂團指標《deca joins》帶著廢鬱氣質,唱出歡愉的苦悶

來自台灣在音樂祭中獨具指標的新生代獨立樂團 deca joins 目前成員包括鄭敬儒(主唱、吉他)、楊尚樺(吉他)、謝俊彥(貝斯)、陳皇谷(鼓),隸屬於空氣腦唱片(Airhead Records),2013年成立,其後經歷兩次改名,靠著獨特的氣質、被譽為"小草東"的 deca joins 今已在台灣獨立音樂圈和許多樂迷心中占有一重要地位。

照片來源:deca joins臉書)

成立之初,團名FUBAR,即”fucked up beyond all repair”之意,2014年發布首張EP《盧強》,爾後因主唱鄭敬儒入伍而短暫休團。2016年復出後,又改團名灰矮星,鼓手陳皇谷離團,並改由陸大爆接任,同年十月發行以陳皇谷為名的〈乏善可陳〉單曲。

2017年再改團名為deca Joins,關於其背後意義,以下節錄自deca joins臉書粉絲專頁:

其實它並無特別的釋義方式,若一字一句拆解:decadent為頹廢之意,decaffeination是無咖啡因;joins是接合點複數,整個字彙合在一起即為『頹廢接合點』、『無咖啡因接合點』。

2017年四月推出了首張專輯《浴室》,毫無保留地展現他們音樂的魅力,其中以樂團草東沒有派對主唱為名的〈巫堵〉和專輯同名歌曲〈浴室〉也成為台灣獨立樂迷心中的新寵兒。

嘿!你也抽煙嗎?我們一起抽著上了天堂。

在被難以下嚥的失落感蹂躪後,這已經是我們能對彼此吐露的最有禮貌的問候了吧?

終於忘記你的時候,你出現在我的夢裡。

這是多麼無奈的體驗,我們窮盡一切的努力想讓沒有對方的日子也能好起來,進而忘卻那段美好的時光、模糊那張迷人的臉龐,但在潛意識主導的夢中,她的影子仍是快樂的主宰;任誰都曾受困於那乾枯的浴室,被迫面對赤裸的自己。

在《浴室》這張專輯裡,最令筆者流連忘返的曲目非〈藍色〉莫屬,那是最純粹的憂愁,省略了多餘的一言一語。任誰都曾握緊拳頭想給沮喪重重一擊,卻反而摔了一跤捧得它哈哈大笑,最激昂的無能為力都已付諸樂聲中,被一字一句噎住咽喉的你我都能在藍色裡得到暫時的喘息。

《浴室》專輯發片巡迴後,大爆離團、原鼓手阿谷回歸,2018年底發行全新EP《Go Slow》。

生活是沈悶和孤單的總和。

〈海浪〉一曲的旋律是那麼浪漫而不矯情,歌詞則是頹廢和鬱悶的交融,將抽象的惆悵翻譯成具體的文字和音符後竟能愉悅聽者的耳,搭配MV裡由鄭光顯所飾演的男主角那屎一樣爛的生活故事,deca joins用一層如夢似幻的糖衣包裹著麒麟皮下的苦悶,破繭而出的感動就這樣在詞曲之間追趕著,拋下了所有日常的不得不。

白雲在天上而鬼魂在心裡,想忘掉徬徨卻不停地想。

《Go Slow》 中也收錄了2018年發布於YouTube的demo〈夜間獨白〉,一首適合在熄了夜燈與闔上眼皮之間欣賞的、忽明忽暗的小品之作,筆者推薦下方連結的Acoustic版本,原始的樂聲為內心的獨白蒙上一層薄紗,就連心裡的鬼魂也被收服了,在迷惘的路途中早不指望走到盡頭,只期待一次又一次地經過那池春水。

前陣子deca joins先是發佈了〈浴室〉的2019重新編製版,又發布了迷你專輯《霧散去的時候》。新版的 〈浴室〉 把孤寂藏得更深了,那段折麼人的過去如今蒸發成了水氣,原來那個習慣在浴缸裡尋求安全感的誰,現在也能拿起蓮蓬頭輕鬆淋浴了,哼哼唱唱,洗去一身垂頭喪氣。

《霧散去的時候》則完美搭上了秋風的列車,在這過渡的季節,什麼都自然地淡去,混濁的霧透著明亮的光,再怎麼仔細地將目光往霧裡投射,未來仍兀自隨興、陰晴不定,忐忑在這時也只顯得徒然,不如縱於菸、放於酒,靜待霧散去的時候。

最後,筆者推薦各位有機會也一定要去感受deca joins的現場魅力,並期待他們帶來更多動人的好音樂,相信聽完上述介紹的作品,你也會不禁發出讚嘆之聲:「誰能不愛deca joins呢?

購買全球CD專輯、黑膠唱片、品牌服飾與煙具用品,歡迎贊助我們的電商品牌 Hacken07 Jr. 以行動支持國際音樂文化推廣。

 3,966 total views,  19 views toda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