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鏡凝視世代興衰,台灣名導《侯孝賢》一覽世紀末的樸實華麗

提到台灣電影新浪潮,便必須介紹和上篇介紹的楊德昌導演齊名,且至今仍致力於台灣電影的候孝賢導演,侯導;在1989年執導反映台灣228事件歷史並捧紅取景地九份,締造台灣九份與金瓜石地區再度成為觀光旅遊勝地的《悲情城市》而享譽國際:

在侯孝賢鏡頭下的台灣,不似楊德昌的批判、犀利。應是與其出生背景有關,侯導在高雄鳳山街頭長大,我們能從今天介紹的三部《尼羅河女兒》、《南國再見,南國》、《千禧曼波》能看他所描繪的都市生活之餘,是富有俠義精神和醇厚的人性。

1985年楊德昌拍攝《青梅竹馬》(Taipei Story),擔任男主角阿隆的侯導。

購買音樂影視周邊、音樂器材或諮詢全球代購服務,歡迎贊助我們電商品牌 Hacken07 Jr. 支持台灣影視文化推廣

1987《尼羅河女兒》

「我有三個無奈,第一個是我要去當兵了。第二個無奈是我們不能永遠停留在年輕日子裡。最後一個無奈是現實的環境總是逼著我們不停地往前走。」

  游離在鄉村與都市之間。交錯著青年、少女步入社會的迷惘。白日在肯德基打工,晚上在夜校上課的林曉陽(楊林 飾)和相依為命的哥哥曉方(高捷 飾)的故事。

  問:可以形容一下八十年代的感覺嗎?特別是拍攝《尼羅河女兒》的那一年。

  高:我拍完《尼羅河女兒》才知道,導演要表達的就是都會的變遷。洋菸、速食,比如肯德基、麥當勞那時候進來了,整個都會都產生很大的變遷。我們當時還是抽長壽,因為是最頂級的。我在電影裡抽萬寶路,結果電影拍完再回去抽長壽,突然進不來了,舌尖覺得好辣,到現在還是這樣,快三十年了。

(出處:專訪高捷/在《尼羅河女兒》中看見 29 歲的自己

1996《南國再見,南國》

  林強配樂、朱天文編劇、李屏賓攝影、侯孝賢執導四大黃金陣容的其一,《南國再見,南國》講述了流氓生活,幫派要事、女人、事業。在侯孝賢的鏡頭底下,我們不會認為長鏡頭無趣,反而能跟著火車緩緩入站、行駛舊台北的汽車,跟著他的節奏一點一點貼近那些細碎又真實的氣味。

  問:你覺得「帥」的定義是什麼?

  高:現在我講的是「味道」,這個人有獨特味道。比如說他的內在,滿腹經綸,那個也是帥;你好有學問,很雄性,也是帥;比例很好也是帥,很多種。我覺得,越大器越帥,用不著諂媚,給人(感覺)的態度就是舒服。有氣質,那就是帥。我也看過「兄弟」怎麼會這麼帥!一出來就是將材。侯導我認為也是帥,他大器,不囉唆。你說我帥不帥?人家常說,捷哥好帥!我說我不是帥,是有味道。什麼味道?就是「氣味」(台語)。

(出處:專訪高捷/在《尼羅河女兒》中看見 29 歲的自己

2001《千禧曼波》

「豪豪就是有辦法找到她,打電話給她,求她回來,反反覆覆,像咒語,像催眠。」

  同樣是由林強配樂的電影主題曲《千禧曼波》以鮮明而躁動的電子節拍,呼應了彼時屬於台灣的實驗電音風格。侯導在談此部曾說:「那時候的大家對未來好像都感覺到很不確定、很迷茫,心情上也常常會有一種不安定的情緒在,所以可能藉由菸酒來逃避,一方面也是聚在一起享受當下的那個快樂,可能只有那個當下,他們才感覺到可以操控自己的人生。」

  Vicky(舒淇 飾)和小豪(段鈞豪 飾)是對剛分手的情人,Vicky為了養活小豪,選擇到酒店上班。也因而認識了捷哥(高捷 飾),捷哥和小豪不同。他沉穩體貼,但小豪卻是個極度缺乏安全感的情人。Vicky是個無邪和世故一體的世紀末少女,她在兩者之間迴盪。就如同迎接著千禧年的人們一樣,迷惘、亦真亦幻。

  那飄盪在基隆中山陸橋,Vicky聞聲回眸淒美的雙眼就那麼跟著21世紀的開始,慢慢流淌、慢慢像最後逃避到日本下的雪,在日出之前融化。

  除了享譽國際的《悲情城市》以外,《尼羅河女兒》、《南國再見,南國》、《千禧曼波》也是不容錯過的作品。請跟著他的眼睛一起感受騎著檔車晃悠在山風的輕盈,感受林強配樂的電子配樂的躁動,感受高捷首次演出大螢幕卻有如台灣Al Pacino的英俊和硬實力螢幕魅力。

  如果說楊德昌是台灣電影的手術刀,那麼侯孝賢可以說是將電影帶到另一個地方。在他鏡頭底下的人物各個都極具生命力,無論是市井小民、中產階級。我們能窺見1980、1990年代的台灣中城鄉的人們的生活,他帶著我們凝視。凝視人性的溫柔堅韌,凝視世代共同的迷惘。

 1,293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