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式文藝的夜間獨白:My Little Airport,香港獨立雙人組新作〈因講了出來〉敬自由發行

MLA 01

成立於2001年,來自香港的獨立雙人組合 My Little Airport 將日常生活裡的心情寫入歌詞,並把城市的街道、地方名稱融入歌曲中。以細膩的視角觀察人群,切中要害地講出沉重的社會現況。用著平易近人口吻連接起淡化後的負面情緒,成為許多香港人心中的心靈寄託:

在今年2月2日所發布的新單曲〈那陣時不知道〉,距離上一首講述 太子站襲擊事件 〈K同學〉也過了將近一年多。MLA 在曲目簡介裡寫道擷自 陳寧《最好的時光》。其實在早期,樂團的一些作品就有引用了 陳寧 詩句及散文,是與 MLA 相識相知的一位作家。

支持海肯黑卡用更高規格推廣獨立音樂與次文化,歡迎前往海肯商城購買屬於我們同溫層各式選物

甚麼是最好的時光。一種深情,一種意氣風發,一種生活。人在其中想必渾然不察,猶對未來有所盼望。過後回頭,猛然發覺,原來如此。那點點盼望,向前望的目光,即是往後所欠缺的。曾經有過,後來沒有了。那曾經有過的就是最好的。

— 陳寧《最好的時光》

這首以鋼琴伴奏為主的小品;格局精妙,以緬懷過去作為表徵:深藏《阿飛正傳》裡的迷惘,卻透過 昆德拉 來化解。以詞曲呼應電影主角明旭仔的故事。藉著《阿飛正傳》帶出人生的迷惘,如同王家衛電影一樣蘊藏著文學巨匠 昆德拉 的精神。

當時以為太子站那一夜我們已經走到了谷底,想不到這一年多來整個世界還是在不停墮落,明天會好嗎?

繼〈那陣時不知道〉後,才沒隔幾天,MLA 又在 YouTube 發佈了最新單曲〈因講了出來〉。簡單輕鬆的旋律,才以為能讓心裡的鬱悶稍微喘口氣,但就如同歌詞所寫:因講了出來 便會失去所有 想像中的可愛。當細看歌詞才發現,是一首描述愛情裡那份「不確定的神祕感」。讓聽眾產生得知實情後的落差,也正是 MLA 的港式文藝魅力之一。

說實在,我們都明白的。

能否被愛不是取決於有沒有講出來, 但還是希望能夠悄悄抱有盼望地,維繫著那份稍縱即逝的愛。

covermylittleairport.artgbueqfds

My Little Airport(MLA) 成員由吉他手林鵬(阿P)和主唱區健瑩(Nicole Oujian)為核心,音樂作品多為阿P所做,音樂語言以廣東話為主,亦有少量歌曲加入英語及法語歌詞。除了描述香港青年的日常,社會價值觀與政治議題也是 MLA 創作的素材。早期有媒體將其風格歸類為 Twee pop (童稚流行樂),帶著實驗性質與龐克精神,在富有感染力的旋律下,透過男女和聲以及淺顯易懂的歌詞傳達出不分類別的議題。

LomoAmigo 專訪 : My Little Airport 底片相機裡的香港日常

My Little Airport 以原詞重編了 LMF 的《今宵多珍重》,加入了1997年香港移交時的紀錄點。包括末代港督 Chris Patten 彭定康Prince Charles 查理斯王子 的臨別感言,以及英國撤離香港的步操聲與法國記者在 612事件 中控訴防暴警察的抗議。

1S2ys5 gQ5SV cXChGecfw

來自香港的 Nu Metal 饒舌搖滾樂團 — Lazy Mutha Fucka (大懶堂),90年代末香港嘻哈音樂文化的元祖

政權在香港人心理留下的纍纍的傷痕,MLA 透過音樂彷彿是對香港講今宵多珍重,希望面對生命中的無奈也不要放棄希望。 將歷史紀錄在音樂當中,把香港人民面對現況的無奈轉換成能量。在險惡醜陋的殺人政權面前,必須珍重自保。

我已經有愛人,香港冇我既事

2018年發行的《你說之後會找我》,以「愛」為題讓一切的感傷有了意義。在主唱 Nicole 的呢喃歌聲下,失落感與遺憾的氛圍仿佛像是呼應著香港人當時絕望的心境。將專輯理念與對香港的思念做為連結點,把混雜的情緒全數打包,搭上這班只有獨白的〈阿姆斯特丹夜機〉。對人民來說,有家歸不得的失落感又何嘗不是種悲哀。我們應該怎麼做,才能知道解脫不是唯一的追求?

我的煩惱不是不知選舉投那人,而是今天沒大麻在身。

MLA 將記憶裡的香港,以〈彌敦道的一晚 good trip〉這首充滿迷幻聲響與合成器音效的歌曲,在旅行途中拉近與家鄉的距離。每到晚上六七點,一輛承載記憶的巴士奔馳在香港大街上。林阿P 記錄著他對旅程上的所見所聞,再讓 Nicole 用那完全符合歌詞意境的呢喃呈現。長大後,看似享受真正的自由, 但過去未能做自己時所累積的複雜情緒如今也只能無可奈何。

手機裡螢幕放著是你照片 當要看時間便看見你視線

值得一提的是,這首跟著名作曲人-陳輝陽所合作的情歌〈HEY HEY BABY〉,同時也是 MLA 眾多作品數裡少有的甜蜜主題。MV的女主角 張禹希 ,那時還是阿P的女朋友,也是專輯《適婚的年齡》封面裡的少女。

AC3F6811 B852 4CE3 B6C9 39A250E5

適婚年齡的未婚青年

MLA 從作品一開始的作品到現在,都是以素人當作封面,現在回過頭來看可說是個別出心裁的設計。因為初期照片大多都是配合著專輯,像是初戀般的男女、靦腆可愛的情侶照以及法國旗上那旺角相貌。但隨著心境轉變,告別了青春甚至到出了社會,封面也像是成長進程般隨之改變。

My Little Airport 的宣傳視覺海報

3

MLA 成為了對香港來說不可取代的紀錄者,但讓人會心一笑的往事,似乎也盡在不言中。

林鵬就像是天生的詩人,從2004年最早發布的專輯《在動物園散步才是正經事》開始,MLA 的每張專輯都結合著日常裡的平凡,人生中的小煩惱或是對這個世界的抱怨。二十年來,除了陪伴歌迷走過人生中的重要時刻,也代表著香港這塊土地的精神。誕生於香港中西合併最後的輝煌歲月,不僅是見證了後殖民地獨立時代所發生的一切。看似文青的普通生活,產生的文化碰撞越來越弱也是最貼近社會問題的核心。願他們能繼續在自己的時代裡,唱著自己的歌。

參考資料與延伸閱讀: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 My Little Airport《那陣時不知道》:「阿飛正傳」的迷惘,昆德拉的化解
嶺南大學67th文化評論 / 從誤認到「體」認,對My Little Airport 的跨境理解
Fountain新活水 / 香港這時代的鬱悶、壓抑與感傷,台灣樂迷能聽懂多少?

 4,440 total views,  10 views toda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