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粉鍊人 PiNkChAiN 的戀戀粉塵《笨拙與激情》週年回視,官靖剛與鍊子小粉大樂隊共同訪談(下)

photo output 2

專訪時間:2021 年 10 月 24 號 15:30 – 16:30
採訪、文字:女神殿 / 攝影:Joseph Alfred Mauro
經紀人、統籌企劃:蟲山 / 場地協力:先行一車

二零二零仲夏,來自 黃嬉皮 Yellow Hippy 的紅粉鍊人 PiNkChAiN 釋出個人首張 Mixtape 大碟《笨拙與激情》,乘勢與獨立菁英樂手們組成「鍊子小粉大樂隊」,於 台北台中專場 以 Full band 編制將 PiNkChAiN 禪饒之神的地位,推向一個難以望之項背;此頁訪談為下篇,點此 或前往文末即可回上篇。

今天我們邀請到 PiNkChAiN(以下簡稱「粉」)、貝斯手愛吹倫(來自島國未來主義,以下簡稱「吹」)、鼓手許立忠(來自島國未來主義,以下簡稱「忠」)、鍵盤手陳威愷(來自水源,以下簡稱「威」),以及促成《笨拙與激情》專場的音樂場館經理人官靖剛(以下簡稱「官」),配合《正宗笨拙與激情專場實錄》DVD 特輯發行,重新探究這場嘻哈盛宴帶給樂迷的無限目眩。

覺得現在大家比較能夠聽懂 PiNkChAiN 的「切面」音樂嗎?PiNkChAiN 首支冠軍單曲〈GRIN TOO FLY(笑太飛)〉標籤的「巨雜」,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粉:我上次在 The Wall 辦切面派對,結果被說假裝在表演,可是我其實是真的在表演。
官:因為那些抱怨的觀眾,想看你在《大嘻哈時代》那種表演。

忠:我到現在還是不懂什麼是「切面」音樂。
粉:切面就是⋯⋯。

一天一天/一格一格/一個圓切一面/一遍一遍/你眼裡面只見其線/你先棄嫌其間一切/bit** ass bit**es/你被迷奸

粉:切面,就是時間跟不同角度的切換,很多面向的組合跟拆解,毀滅與重建,在有限的人生裡,看見起承轉合。

官:聽嘸啦!

粉:其實大家都懂「切面」是什麼,只是我講出來,大家就聽不懂。「巨雜」就是很多「切面」。

威:巨大的阿雜。如果要用一個大家都能理解的方式去解釋,我最近在看《裸體午餐》,那個概念就有一點切面,打破對詞義的理解,不斷去標籤。

粉:他們那個時候創作方式就是拼貼,用打字機打出來,再剪成一句一句亂貼。

威:切面就是一個狀態,一個選擇,一種可能性。你可以同時想做很多事情,但不一定都要去做。

粉:我會想做切面音樂,就是因為我很難專注,腦子裡很多噪音,所以我就把自己ㄍㄧㄥ進去。

威:切面這個東西也未必是要讓人理解,而是一種「勢必得這樣做」。
粉:切面是一種毒品。
威:也是良藥。

PiNkChAiN 曾點名爵士巨擘 Miles Davis 作為自己的卡通人物化身,《笨拙與激情》專場導讀也寫過「繼 Kamasi Washington 台灣演出之後,全台灣最屌迷幻酸爵士切面饒舌大樂隊演出!」,聊聊專場預設的爵士基調吧!

粉:欸,Miles Davis 也是我的雙子座標竿。預設爵士基調,就是 Kendrick Lamar 的《untitled unmastered.》,就是想聽到第二首薩克斯風「咿嗚咿嗚咿嗚」那種東西,才夠酸。

威:用一個樂風來定義會有點難,反而就是「笨拙與激情」,最能表達這系列演出的態度。

忠:能量很多,雜沒有關係,但就是要炸出來給大家看。所以你說爵士基調,也是一種意見的表示,演奏間的對話。

粉:立忠好像垮世代的作家在講話。

吹:《笨拙與激情》mixtape 裡面有取樣一些爵士名曲,大概知道 PiNkChAiN 的企圖,所以現場有幾首做得比較爵士一點,算有沾到邊啦。

〈一直都放在我房間〉是社會大眾最一開始認識 PiNkChAiN 的作品,亦為相當意識流之內心剖析,該曲目如何以 live band 形式重現?PiNkChAiN 覺得自己最被誤解的歌是哪一首?

粉:這個問題蠻切面的。我覺得〈一直都放在我房間〉現場演出可以再綜藝一點,想下去亂撞人,派人下去撞,關門放狗,左右各噴出一顆鐵球,這樣可以。最被誤解的歌,好像就是〈一直都放在我房間〉。有一次朋友在電話裡跟媽媽講:「我找到了,其實一直都放在我房間」,連講兩次,我覺得這句話聽起來很有 grooving,三連音,回家彈彈彈,就做出來了。大家一直在問到底是什麼放在房間,其實沒有什麼放在房間。

官:這個部分就讓大家自行帶入。其實那句「一直都放在我房間」,我會想到 1976 的〈方向感〉,「失蹤了很久的鑰匙/原來一直在妳口袋」。

PiNkChAiN 黃嬉皮時期與湯捷合作的〈強力曬衣鏈〉,這首聽到第一個字,樂迷就能倒背如流的地下嘻哈國歌,在改編上想帶給觀眾何許的刺激與盛宴?

威:好奇「最近太依戀/強力曬衣鏈」-那個 hook 到底是誰寫的?就是那個 hook 很抓耳。

忠:第一次聽就整個上來。
吹:這首歌重點就在那個 hook,編曲方面不用多講什麼,很直接就好。

粉:Hook 是湯捷寫的。高雄老鄉,這群南岸 Ganster 超愛〈強力曬衣鏈〉,應該也是因為那個 hook,湯捷寫副歌寫成這樣,讓我們有如此緣分,認識不同世界的人。

於 PIPE 舉辦的《笨拙與激情》台北專場,是 PiNkChAiN 第一次成功從舞台上跳下被群眾接住嗎?這個被 catch 住的動作裡面,感受到多少麥田捕手的意象?

PiNkChAiN 曾在 FINAL 表演時從台上往下跳,直接墜地打斷手骨,沒有觀眾接住,終於藉由 PIPE 雪恥。

粉:之前好像都沒有成功被接住過。大家在 PIPE 把我從前面抬到後面,再從後面傳回前面,當下真的很爽。麥田捕手的意象,要花時間日後慢慢體會。

威:而且那個麥田捕手的角色是調換的,麥田捕手是去接人家,但 PiNkChAiN 是被人家接住。

粉:反向麥田捕手。講麥田捕手有點不好意思,人生一路走來,比較像是大家在台下接住我的感覺,所以我才會想當麥田捕手,去回饋大家。

訪談結束後,我們的後記

今年四月,正準備為台北饒舌賽局拼搏的 PiNkChAiN,無預警上傳了一首〈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 〉。

DJ Shadow 山雨欲來的 beat 籠罩下,影片裡滿佈鄉愁地雷,原生團體 黃嬉皮 的忐忑集在《笨拙與激情》專場開演前,慈母般為 PiNkChAiN 縫上一條又一條粉色曬衣鍊,截圖畫面停在益生菌模糊的臉龐,溫柔而不語。

訪談過程中,愛吹倫眯眯的眼紋,茸茸的鬚鬢,有種史奴比狗狗式和藹 pimp 感。輪到他發言時,愛吹倫總是先「沒有啦沒有啦」地語塞,然後再滔滔不停補充好幾個記憶迴圈。

《笨拙與激情》專場預視了 PiNkChAiN 日後的大放異彩,也證實切面音樂之可行。選秀節目上為 PiNkChAiN 傾倒的評審們,早已悄悄潛入專場貴賓席間,當威愷以 William S. Burroughs 小說筆觸描繪切面音樂時,PiNkChAiN 高呼的抽象概念變得實際可觸。

「那根本不算游泳,那是在推敲一種新的立體感。」筆者想先引述 PiNkChAiN 在〈YUP17〉的前言,作為《笨拙與激情》專場的結語。

從嘻哈蕊嘴裡的 best kept secret,到市井老嫗難以置喙之藝術家,撕掉黃嬉皮時期對額前光怪陸離的警語,PiNkChAiN 個人作品更直指自我,卻也意外貼近普羅人心。

PiNkChAiN 面對碎鏡撿拾的聲音,不會是大人小孩雙拍檔發出滋響,高音甜中音準低音勁的哈莫妮調階,而是像勞勃阿特曼群戲內各說各話重複堆疊的音軌,一張張面對鏡頭,猙獰又無畏的臉。

《笨拙與激情》台北場次見證一個非常魔幻的時刻。背景螢幕播放社群媒體上響應〈你在跟我講話嗎?〉的獨白,原本只是 PiNkChAiN 自言自語的「你在跟我講話嗎?」,從每個人口中反覆回傳,赤裸得比婚禮上被眾目睽睽的成長幻燈片還不堪。

嘻哈競賽即將下線,室內集會仍不得超過八十人次的初秋,PiNkChAiN 和湯捷聯名共演《進擊的水管》。九十分鐘不間歇高速轉動下,粉鍊與湯總統氣力放盡,宛若非法繁殖場的種犬,有點難想像去年夏季,這兩個人在《笨拙與激情》恨不得把麥克風咬碎的欲求不滿。

欲求不滿的美滿結局,叫作正常能量釋放。立忠不斷強調的能量,我們可以從表演開始前,PiNkChAiN 往立忠身上撞,再被立忠厚實的身體給彈到地上,看到一點具象。

粉色奪目,陽台上靜靜的我懸吊,現在是 Hip-hop 在台灣最豐饒的場景,你可以說得很驕傲,又有點不希望大家都知道:「因為我們有 PiNkChAiN。」

 332 total views,  9 views toda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