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然樂隊重新出發:聽天湯 Tin Ten Tan,致高歌離席後的生活釋懷

聽天湯封面 01

時間的藝術亦是毀滅的藝術,更是更新的基石

2020 年顯然樂隊瀕臨解散之際,主唱阿琺決定赴台北定居。沒想到剛搬完家的她馬上昏倒在捷運上被送往醫院,醒來後查不出任何原因,腦中還多出一段記憶:「在一本破舊的古籍讀到『聽天』二字。」

上網一查,確有宋朝詩人楊萬里的詩句「春花秋月冬冰雪,不聽陳言只聽天」而這兩字似乎帶有某種神秘力量,將過渡期的焦慮,逐漸化解為坦然面對命運的自在。同年,鼓手小杜也做好北上發展的覺悟,簡直就是漫畫《NANA》的劇情,一邊尋找新團員一邊展開新生活的那段日子寫了〈夏天的夜裡沒有晚風〉這首歌,並與合作夥伴 Ken、品嘉兩人相談甚歡,決定組成聽・天・湯。

顯然樂隊 (X) 聽天湯 (O) 首發EP《財富自由精神健康》

聽天湯已正式推出首張 EP,大家依舊聽著主唱阿法熟悉的咬字聲線,現在的歌甚至因為經驗而更加升級、更是好聽,單曲〈新帝國〉的發行,總會令人不自覺回顧起顯然時期的〈帝國〉。

購買聽天湯 Tin Ten Tan 最新EP專輯,點此進入賣場支持我們以更高規格推廣國際音樂

不同的是除了在詞添加新段落,歌聲中「我」的那份澎湃激昂,也變成逐漸被馴化的柔軟浪漫。〈新帝國〉的「我」必然是更成熟的,足以在強勢主義的侵略下,學會忍、受帝國的語言文化,只為站上平等舞臺,對征服者提出一句進步的控訴-唱著「喜歡我就說、不要成天欺負我」。

書寫是短小的二十四字,演唱做餘音不絕的悠悠纖細,心緒在句尾化為裊裊升空的窄煙,吞吐時稍微感到窒息的狹長。那些輪廓鮮明的形式整理確切呼應了歌詞內容,並藉由阿琺投入的歌聲點燃,才終於使人重新意識到生活既有的束縛,但仍不清楚到底是什麼。

迷你 EP 概念的實際總和與這層世代的宿命總結

隨著近期動作頻頻的靈性實驗派女饒 周穆 的參與〈樓中樓〉更顯獨格,阿琺化為樂器,廣泛的音域點綴著周穆分享同修的詩與經,在節奏快慢抽換的自白中,一面饒誦你我潛意識裡共感的無數次生存焦慮,一面揭示解放教條與期望的坦然。而她更善用多層次人稱來穿插替換,聽者每次在自我視角帶入後意識便被領導,思想被包覆,最後流入每一片乾涸的心中,潤養失去生機的你和我。

追求富足是你的目的地時,終究沒有終究;我們皆困在物質社會與金錢價值的藩籬中,或許〈樓中樓〉是這張迷你 EP 概念的實際總和與這層世代的宿命總結,我們永遠無法被餵飽,在求食的過程中身上的光澤越來越黯淡,最後喪失自我流於社會的黑潮中。

最後《財富自由精神健康》出現了,它告訴我們:「因為他們是他們,我想要我可以是我」,是「我」追求的精神健康、財富自由,如同歌詞的最後一句:「風雨欲斷還復來來,可我並不害怕。」

 182 total views,  6 views toda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