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菲亞 · 柯波拉經典愛情電影《愛情,不用翻譯》迷失在東京的寂寞靈魂

lost 封面 01

沒有人喜歡料想悲傷的以後。只是大多數的美好不能長久,難過的事情會來到,人,也就漸漸失去了對幸福的把握。那樣的人不會是開始就寂寞的,可一旦寂寞了,便再也無法回頭;除非遇見了另一份能擁抱的寂寞。

作為美國導演 蘇菲亞·柯波拉 在 2003 年推出的經典電影,《愛情,不用翻譯》Lost in Translation 以寂寞情感為題,描述一位因工作前往東京的已婚男影星,以及一位跟隨丈夫業務來到東京的年輕女子,在各自空虛的婚姻關係外成為心靈知音的獨特情事。

劇中由 比爾莫瑞 飾的過氣中年影星鮑伯,曾嚮往婚姻溫暖,卻止步於想像,被迫因婚後妻子照顧兒女的心力轉移,和兒女逐漸長大的事實,接受名為家庭的、「不被需要」的殘酷真相;而另一對夫婦中,史嘉蕾 詮釋一位方從大學畢業的年輕妻子夏洛特,則渴望得到攝影工作優先的丈夫關愛,可總在夜闌人靜時,不得不以一雙失眠的眼,凝望熟睡枕邊人。

支持海肯黑卡用更高規格推廣經典影視作品,歡迎點此選購愛情不用翻譯電影原聲帶與進口海報

他們確實在往日的婚姻裡擁有過幸福,確實得、才讓遠東的繁華趁虛而入,催化心頭的寥落,讓一座外地的城市化為舞臺,上演兩個孤獨靈魂的邂逅物語。

adaymag 15 lost in translation 09 800x479 1

起於他鄉語言不通的際遇,似乎也投射著鮑伯的人生寫照。從拍攝威士忌廣告時因口譯能力導致屢屢重來的溝通困境,到劇中第二支廣告半聽憑導演指示的詼諧演出,甚至是登上脫口秀、不顧形象配合節目的搞怪動作。鮑伯在鏡頭前無可奈何、索性隨波逐流的過時表現,亦是一位平凡男子面臨中年現實,眼看生命美好過時的縮影。然而對照鮑伯的商務影響,夏洛特更多在日本旅遊中顯得無話可說。

或者因丈夫工作外出、獨守酒店的沉默深思;或者陪同伴侶與女性友人聚會,自己卻被冷落的黯然失神;或者單人來到異國寺廟,眼見一對新婚夫婦在儀式中牽手過程的遙望欣羨。所有的問題絕非僅發生於他鄉,但偏就湊巧因人生地不熟的徬徨失措,更加驚擾了思緒的傷心動情;他們不是不能去對抗一切,只是疲憊得毫無選擇,選擇成為了失語患者。

image 1

年齡的差異,心靈的等距

孤獨的相遇、孤獨的相知、孤獨的相擁、孤獨的相惜。結果是當孤獨找到彼此時,除了響應孤獨而共鳴,也不過是孤獨的總和。正如本片敘事的不溫不火,鮑伯與夏洛特開始於飯店酒場的相處時光沒有熱烈燃燒的情愫、沒有激昂赤裸的慾望。禮貌的微笑、點到為止的對話,他們早已在各自的婚姻中消磨掉年輕氣盛,無力回天地、告別精神上的從容。

如此令兩個相差數十歲的個體不必顧忌年齡,反倒能夠懷抱共同感受,在短短數日互動中,藉由雙方各自追求的給予和接納填補內心空洞。可以是奔走在夜都霓虹下的隨波漫遊,可以是舉箸於餐館座位上的恬靜自在,可以是佇立在醫院櫃檯前的雞同鴨講。無論如何,做什麼事的時候都有你、也有我,就不再寂寞。

直到電影尾聲,二人也不過為彼此留下一個不算濃烈的擁吻、然後離別。女人留了些淚、男人動了點情,接著背對身影,一笑把記憶封存在熙來攘往的東京。除了電影本身對情愛關係的細膩描摹,劇中音樂也同樣精彩,結局伴隨二人別離在耳際響起〈Just Like Honey〉,救贖多少寂寞心靈的遺憾,一舉奠定本作對於愛情詮釋的經典電影地位。

來自法國電子組合 Air 的〈Alone In Kyoto〉醞釀緩緩鋪點的節拍,於女主角隻身遊寺、巧見新婚的當下,表現一絲萬有清寂的禪意,幽微揭示了成熟男女的隱忍愛情。

至於做為地主音樂代表,原聲帶更找來專欄曾介紹過的日本電子先鋒團 YMO ,其成員 細野晴臣 年輕時的指標搖滾樂隊-Happy End,用一曲氣質純樸、爽朗的〈風をあつめて〉,在舒暢的民謠式弦奏中,隨歌洗盡都會的紛擾鉛華。諸選曲甚至僅是在平日聆聽,也各屬優秀作品,可佐上電影劇情又有相輔相成之作用,不禁令人讚嘆《愛情,不用翻譯》精湛的配樂品味。

生活或許永遠也不可能變成童話的幸福收束,至少現實的艷火總能夠化為貴重的回憶,帶給一個人活下去的勇氣。即便沒有人會是鮑伯、或者夏洛特,但就像《愛情,不用翻譯》的故事一樣,期待有天我們的寂寞,在什麼地方碰上寂寞的對方,從過去、現在,直到未來的未來。

MV5BMTUxMzk0NDg1MV5BMl5BanBnXkFtZTgwNDg0NjkxMDI@. V1 2

 874 total views,  4 views toda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