劃時代超流行雙人組:100 gecs,引領 Hyperpop 邁向國際的先鋒與曲風介紹

IG圖片套版2213 01

協力編輯 : HENSION 光哥

近年被稱為 Hyperpop 的新流行電子聲響廣被樂迷熟知,也被各大音樂人融入新曲風,當我們回首 19 年 Spotify 一筆名為 Hyperpop 的播放列表登場後,100 gecs 這組早已醞釀多年的雙人組合開始如病毒般傳播,首首色彩斑斕又無厘頭的曲目進到大眾視野,正式開啟全新音樂紀元;不久前他們也改編 Linkin Park 00 年經典作〈One Step Closer〉再次凸顯英倫廠牌 PC Music 與主理人 A. G. Cook 串聯的獨到音色。

100 gecs 的存在本身就是現今網路生態的寫照,Dylan Brady 和 Laura Les 二人長期分隔兩地的創作模式,與在 SoundCloud 的發跡渠道都說明了一切;而首張專輯《1000 gecs》便是他們劃開一道新世代的重要軌跡,成為一組俏皮、新鮮卻同時粗糙、扭曲的新流行樂變體。

購買 100 gecs 歷年CD專輯、限量黑膠與官方服飾,點此前往海肯賣場支持我們以更高規格推廣音樂文化

他們在 Spotify 封面的怪奇巫師裝扮似乎很好的印證他們的創作,接下來我們將精簡介紹他們的作品,以及賦予他們「Hyperpop」此一充滿新鮮魔力的標籤究竟代表何物。

極具未來主義的變革《1000 gecs》

聲響對他們來說不過是一塊塊待解構的素材,悅耳聲響在他們腦中的優先順位也從來不是第一,但卻不妨礙他們做出像〈money machine〉、〈ringtone〉、〈Stupid Horse〉等適合衝到排行榜前列的抓耳作品。

作為 100 gecs 出圈的代表作-〈money machine〉搭著陷阱節拍與迷因化的歌詞氛圍迅速捕獲熱愛亞文化聽眾的喜好。

而看似搞笑的〈Stupid Horse〉在短促的 Ska 節拍中大大諷刺美國文化與資本主義,國外 Reddit 板上也有大神分享他對歌曲的分析,總藏著令樂迷意想不到的東西,更是他們成為如此出格的實驗電子組的一大原因!

本張專輯從 10 年前的二次元屬性 NightcoreChiptunedPop punk 之混合體,如舊時代的躁動 Metal 到氛圍至上的 Cloud Rap,不僅滿足了電子樂對新聲響的追求,更試圖挑戰傳統流行樂在市場的地位。這源於舊思潮上的小眾音樂霸主,穿越數十年來到現代的樂迷耳中,最終成為超流行的先驅-充滿派對狂歡感,兼具搖滾、陷阱嘻哈與實驗電子聲響的 Hyperpop 風潮。

100 gecs 超流行背後的獨格精神

Hyperpop 不僅僅是 Spotify 上為歸類 100 gecs 與相似音樂人曲風的標籤,若追溯至今的 Hyperpop 作品,你會發現其內核即是對流行音樂的一次變革,亦是一種衝擊。音樂本質上是基於 PC Music 與流行電子樂的框架,佐上不同元素,並在高音、刺耳的編曲與失真、迷躁的畫面中,凸顯種種辨識度極高的特別之處。

而在思想上,它突破百年來音樂上二元性別的設定,我們不用像金屬一樣帶著憤怒,也不太像嘻哈有些陽剛的父權文化,甚至不用像流行樂般陳腔濫調的探索男歡女愛,你就是你,無須妥協的完整個體。

締造 Hyperpop 風潮的跨性別之聲

2021 年 3 月來自蘇格蘭的 Hyperpop 先鋒教母 SOPHIE 因意外墜樓身亡,她身為跨性別音樂家在當時就提出相當前沿的性別思想,而 100 gecs 團員 Laura Les 也是一位 酷兒,而許多創作 Hyperpop 或實驗電子的音樂人或多或少都與 LGBTQ+ 族群有著緊密聯繫。

這群在傳統社會視為邊緣的知性份子逐漸編織出一面文化防護網,透過音樂與藝術、時尚創作,一邊傳達跨性別身分認同的歷程,一邊也替相同族群發聲。就像一個溫暖的家,讓跨性別和非二元性別的人們在自己的音樂身份中找到堅固的定位,正如同 SOPHIE 在 VICE 採訪內所傳達的精神。

我想創造一個自由、音樂、頹廢的空間,並非物質上的頹廢,而是完全的言論自由的頹廢;並且是個充滿酷兒、流動、多樣化、無性別、活力的完美社區氛圍。

 1,153 total views,  7 views toda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