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博製造 Drogas 專訪,首張個人專輯《teardrop,saidmyname.》製造豐富的細膩情緒

hackazine tw 3

協力編輯 : LILCLASS

2020 年底,由饒舌歌手兼 DJ 的 Losty 主理之音樂廠牌 CyberMade 正式發跡,先後於台北 PIPE、FINAL 等指標場域舉辦「賽博神殿 CyberPalace」、「天擊 Tengeki」、「賽博神殿2:諸神黃昏」等活動,成功掀起台灣 Hyperpop 的第一波熱潮。

當中年僅 19 歲、在去年指標曲〈我的傷痕永遠熄不滅〉MV 釋出後備受許多樂迷期待的廠牌要角 Drogas 終在本月發佈首張專輯《teardrop,saidmyname.》將豐富旋律編曲、錄音、演唱一手包辦的他,以新式編曲深切刻畫出在 00’s 後台北藍色氛圍下成長所薰陶的獨特 Emo 情懷。

Drogas 可說是相當年輕就有如此全面創作技巧的音樂人之一,對台灣多元音樂環境接軌國際的意義上是非常正向的。所以最想先問問你是大概從甚麼時候開始接觸音樂,又因什麼契機,學習錄音、混音和編曲的呢?

最早開始學習音樂是 8 歲,當時我加入學校的弦樂團而接觸小提琴。13 歲時,電子音樂進入了我的世界,像是音樂遊戲 Cytus、幾個電子音樂製作人像 SkrillexDiploYellow Claw 等,那時有兩位學長送了我 Ableton Live 這個編曲軟體,讓我開始實際嘗試編曲範疇;

到了 16 歲 nothing, nowhere 的作品啟發我將情愛關係中的感觸以 emo 元素創作我的第一首歌〈死在沒有你的世界〉,隔年就陸續認識了現在 CyberMade 的成員,間接開拓我的音樂視野,也才更加鑽研人聲混音的細節。

人聲和伴奏的混音是在非常多前輩賜教下才能玩到目前的程度,編曲這塊則是自己在 YouTube 多看多聽多學、與朋友相互討論。

談到 CyberMade 的共同作品,在編曲混音的 Credit 中時常能看到你的名字,也讓大家很好心你在團隊中的定位是什麼,分擔編曲架構或是錄音後製嗎?

其實大部分成員在創作時不太會找我討論編曲構思,他們比較習慣自己找伴奏後再找我錄、混音,但我會根據每個人的聲音提供一些建議或更改一些原曲內容,再交給他們自由發揮,像〈Rave Time〉、〈失落天使凋零〉-算是我一種雞婆吧。

我們一直都很鼓勵且樂於看到年輕朋友們在時間充裕下積極嘗試全方位創作。所以你認為從編曲、製作到演唱全包,在創作音樂上會有什麼優勢呢?

自由

我可以讓自己的歌有 20 種不同面貌,也讓我的作品有更多延展性,不會為了伴奏而綁手綁腳。對我而言,編曲、製作和寫歌已經是同一件事,雖然工作量、製作時間都更多,但作品會更加一體成型與精緻。

完全認同,這張「一體成型」的聽感非常強烈,歌曲情緒也相當多元,不會枯燥乏味,簡單來說就是很適合把整張從頭到尾一聽再聽。接著來問問作為首發專輯,本張核心概念是什麼,最愛的哪一首?

主要圍繞在我身上的感受,一種全心全力投入但也無法改變的無力感,我希望聽到專輯最後的人都能感受到,保持清醒、冷靜卻無法拯救他人的無奈。

最喜歡〈死神 shinigami〉因為製作過程最開心吧(笑)

我們也最喜歡這一首,聽起來真的很有趣,加上吉他旋律整個很輕快又充滿變化。除此之外想多問一下關於專輯的〈blankness〉、〈i’m liar,i’m sorry.〉和〈slacker//LSD〉這幾首我們特別有感覺。

〈blankness〉是自我反省的一首歌,誠實面對自己的想法和聲音,現代社會有太多人在對自己說謊,包括我自己,所以你懂得,我把一些事實唱出來。

〈i’m liar,i’m sorry.〉做的超開心,尤其是錄完最後一段 Breakdown,有種純 Hyperpop 的爽感。

〈slacker//LSD〉就是在一個很特別的狀態下完成的,可能因為搭著動畫影集 午夜福音,直接把腦袋裡看到的畫面 free 出來,像是「夾在中間沒有辦法,夾緊雙腿夾緊我的腦袋」等,便是我將當時看到的事物,再幻化成音樂的(霍夫曼博士的魔力加持?

很喜歡這張在電子上嘗試加了許多細節與層次,相信許多樂迷會想知道一些「標籤」來 dig 更多這種風格,所以本張專輯除了架構在「emo魂」以外,還有什麼編曲元素?

Eden、nothing, nowhere、brakence 、bearface ,這些名字大概是這一年多來影響我最多的創作者,我其實把這張當 Pop 的東西在做,但聽眾怎麼去想我認為都很棒。編曲上參考很多 R&B、Emo、Indie rock、Hyperpop、Glitchcore 等,結合電子與吉他這兩個主要元素去延伸。

想聽更多這類型的可以去我的 Spotify 公開播放清單聽,都是我平常在聽的歌。

在釋出首發專輯之後,最近還有什麼活動或作品可以預告給大家的呢?

最近跟周湯豪旗下品牌「華興」一起製作了一首對賽博製造來說很大的合作,前幾天在海尼根星銀音樂祭上有演出此曲,絕對是一首強烈代表賽博製造風格的作品,大家拭目以待。

以 Drogas 兼 CyberMade 成員的雙重身分來說,對未來有什麼目標與想法,最後慣例一問,會想參加《大嘻哈時代 2》嗎?

Drogas 當然是以 Popstar 為最大的目標在努力,但我也立志想讓賽博製造成為亞洲 Cloud Music 的最大聚集地,讓所有喜歡這種風格的聽眾都喜歡我們。參加《大嘻哈2》還在思考,但有機會看到我出現。

聆聽整張豐沛的吉他與電子組合,筆者後記

轉眼近兩年過去,CyberMade 的兩位重要角色,Losty 與 Drogas 在今年都已推出了個人首張專輯。從去年認識並介紹到現在,總能感到他們認真的動力還有源源不絕的創作能量。接著他們勢必會帶著這股力量將賽博製造的招牌推向更大舞台,我們也很期待總充滿驚喜與實驗氣息的 蟻眸几 未來發佈的新專輯。

在這篇訪談曝光前,我已經把整張專輯重複播放超過一百次了吧?與 Losty 合唱的〈silence〉也很好聽,許多吉他與電子旋律皆相當抓耳,整張循環一直在不經意之間,氣氛相當百搭,誠摯推薦給喜歡 nothing, nowhereMarz23 的各位,這張翻開台灣音樂全新一頁的《teardrop,saidmyname.》。

點擊 連結 聆聽完整專輯

 671 total views,  3 views toda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