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卡專訪西屯純愛組:來自台中正統西岸G-Funk專輯《West My Time》

這個夏天,來自台中西屯、由High Loc和Henry所組成的雙人饒舌團體「西屯純愛組」接連釋出了兩首新歌——〈Just Another Player〉及〈台灣製造〉的音樂錄影帶。眾所期盼下,隨即於9月18日釋出首張錄音室專輯《West My Time》,而此次黑卡雜誌也把握機會專訪西屯純愛組,現在就帶各位讀者來一起聊聊這張熱騰騰的(台中)西岸華語饒舌專輯《West My Time》!

支持海肯黑卡用更高規格推廣在地音樂與文化,歡迎前往 Hacken07 Jr. 購買屬於我們同溫層各式選物!

(以下專訪內容中,黑卡雜誌簡稱H)

H:「首先想請問兩位是何時開始接觸嘻哈音樂,又是什麼原因讓你們尤其著迷於西岸的風格呢?」

High Loc:「我是國小的時候常聽MTV放歌,自然就有接觸到一些嘻哈樂,那時候其實也不是只聽嘻哈,各種西洋流行音樂,例如聯合公園啊、艾薇兒也有聽。一直到後來,也是大概小學的時候,我姐從朋友那裡拿到一張Dr.Dre的《The Chronic》,那時候我們其實也都不知道那是什麼,但一聽就中,覺得有feel到爆,之後就開始用一些當時流行的P2P軟體抓歌,也就因此發現到更多歌手 ,也是因為《The Chronic》那張專輯讓我奠定聽西岸的基礎,算是第一次找到自己真正喜歡的曲風。」

Henry:「我的話也差不多,大概國一國二的時候,剛好有很多藝人會來台灣演出,就很常看到電視廣告等等⋯⋯超商也會賣那種『嘻哈帝國』、『嘻哈舞曲』的的CD,我哥就會買回家放給我聽,也會好奇去看一下上面的歌手是誰啊,然後再上網查,本來也沒有刻意一直聽西岸的東西,只是時間久了、聽的歌更多了之後就發現西岸最符合我們的Vibe。」

H:「兩人當初是如何認識,又怎麼會想要組成西屯純愛組呢?」

High Loc:「我們是在大學的嘻研社認識的,那時候他念橋光,我念逢甲,但當時我們的學校各自都還沒有嘻研社,剛好我們身邊都有一些朋友在東海嘻研社,所以就想說去東海看看,沒想到就在那裡找到一個同溫層。」

Henry:「那時候也沒有想說就是要當饒舌歌手而去,就單純是想找一個地方、找一些一樣喜歡Hip-hop的人,畢竟平常在學校也很難遇到這些同好嘛。」

Henry:「之後我們也沒有刻意說要組團,但就因為都是東海嘻研的社友,又常常在逢甲商圈對面的網咖遇到、一起打遊戲,越打越多場之後就創了一個戰隊,也是叫什麼『西屯XXX』,後來會叫純愛組就是致敬《湘南純愛組!》」

High Loc:「剛開始寫歌的時候也還沒想說要組團,就只是想說一起寫看看,玩久了就變成現在這樣了(笑)。大學的時候做歌的方式也都很土炮,因為後來他們橋光有自己創一個嘻研社,學校就有撥一些經費啊,我們就在一間教室裡面,一台電腦、一個麥架,錄出第一首歌,旁邊還有人在打球咧!」

H:「那後來又怎麼會加入Brain Zapp這個廠牌呢?」

Henry:「Brain Zapp其實是因為我比較早期就認識Peatle他們,因為大家都是台中人嘛,有一次我到台北去看他的專輯巡迴,他就問我說:『欸,啊亨利你也有在唱饒舌,我有聽你跟你的團員有在唱G-Funk啊,好像也滿少人在唱這個,啊你有沒有興趣多做一點歌?』當時我就回說好,會多做歌,也沒多想,就回朋友家。結果他後來馬上就密我問說不然你要不要加入Brain Zapp?我當然是很開心啊就馬上答應 ,那時候大學都還沒畢業,就好像有一個廠牌可以靠,就很爽啊。」

High Loc:「但是也沒有想說,自己就變一個饒舌歌手還什麼的,只是至少有一個完整的錄音室、比較好一點的資源,就漸漸脫離土炮的階段了。」

H:「接下來聊聊這次專訪的重點——《West my time》,能否先請你們各用一句話或一個形容詞來描述這張專輯呢?」

Henry:「我的話,應該是『稀鬆平常』吧,因為這張專輯就是在講述我們從剛開始創團到現在,經歷的一些事情、帶給我們的一些啟發,對我來說就是稀鬆平常的。」

High Loc:「這張專輯也不是特別說:『哦,我們現在來做一張專輯!』,它比較像是一個作品的累積,對我而言,我覺得這就是我們的生活、我們的Lifestyle。」

H:「這次專輯找來了很多圈內前輩、同輩合作,如Jayroll、HowZ、蛋頭等等,想請問和這群人一起Collab做專輯的心得?」

High Loc:「我覺得我們跟上述大家的關係比較像是認識很久的兄弟,因為我們都不是這幾年才認識的,我們不只是工作上的夥伴,私底下也都認識很久了。所以這就像是,舉個例子,國外很多嘻哈專輯都常會固定feature某些人,跟他們做專輯就大概像這樣的感覺。」

Henry:「那有些前輩,像小光他們,就是從以前就知道,但一直沒有機會去合作,到這陣子開始有接觸,聊天之後發現很合得來,也沒有刻意說要一起做歌,但是就會聊天聊到啊就說:『好啊,不然就來做啊!』這種感覺。」

Henry:「與其說是一張專輯,我覺得《West My Time》真的比較像是一個同樂會,是我們生活的紀錄,專輯裡面出現的那些人也都是我們身邊的好朋友。」

H:「那這次專輯裡面有哪些歌曲的故事特別想跟大家分享的嗎?」

Henry:「其實我覺得專輯裡最有趣的應該是〈Intro〉吧,因為〈Intro〉我們以前就錄過另一個版本,但被打槍,那時候是饒舌的,後來我也覺得那樣滿無聊的,只是饒舌而已。那有一次去朋友家就想說,不然來聊聊以前上夜店被騙錢的經驗。」

High Loc:「那就是大概我們大學時期,很多夜店喜歡標榜什麼『嘻哈派對』、『嘻哈之夜』,啊結果進去都是放電音啊,嘻哈可能就一兩首,還有些是嘻哈被改成電音版,超扯的,男生一張票七百塊餒,怎麼忍心這樣騙我們。」

High Loc:「另外我覺得〈想和妳再一次〉,也滿有趣的,它取樣了Why Not的〈無法度按奈〉,那首歌是我還不太聽台灣音樂的時候,如果要聽的話我就喜歡聽一些比較舊的歌,像優客李林、庾澄慶或是藍心湄他們的舊歌,然後就有聽到Why Not這首〈無法度按奈〉。」

High Loc:「那時候我才高中,算是剛接觸獨立音樂的年輕小伙子,還不太了解,但就很中,後來才發現說這是一首不會老的經典,現在聽還是覺得前衛。因為一直都很喜歡這首歌,所以就覺得可以取樣一下,而且對嘻哈文化來說,取樣本來就是很重要的一環,《Rhythm + Flow》那個節目裡,取樣也是其中一個項目,取樣本身就是一個文化了,再加上以前做G-Funk的製作人很多也是取樣,《The Chronic》就是這樣疊出來的啊,所以我們就想說可以試試看一樣的做法,取樣自己小時候愛聽的歌。」

H:「在台中有什麼據點可以推薦給大家呢?想服飾店或酒吧等等。」

High Loc:「服飾店的話,我們常去NEXHYPE,因為Henry之前大學的時候在那邊上班,那邊的哥哥也都很照顧我們。」

Henry:「我們都常常去那邊聊天啊幹嘛的,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情,一些公事可能也在那裡處理。」

High Loc:「台中當然還有Less啊,OG中的OG店,我也有在那邊上班過一陣子,那邊的人也常常贊助我們衣服,還有最近幫我們做項鍊的「閃電貝瑞」,他自己有一個牌子叫FLASH,大家可以去看看。至於hang out的話我比較常去臺虎精釀,那裡地方很大、很舒服,也是因為有這些地方才造就了”Taichill”這個詞,因為台中實在太chill了。」

H:「那最後就是要問一下,專輯發布之後有什麼計畫呢?」

High Loc:「我們在十月會有三場巡迴,10/10在台中洞穴、10/17在高雄可可幫、最後10/31在台北The Wall,那這三場我們就是想要弄得真的像個派對一樣,希望來的朋友們不要只是在台下,手機拿出來拍,希望大家都可以不吝嗇地動起來,享受那個氛圍,嫌歌不好聽也沒關係,酒水給他處理下去,啊不喝酒的至少也去泡個妞,派對的元素要有。」

Henry:「我的想法比較像是我們北中南各辦一場婚禮啦,大家都是賓客,一起來把酒言歡,不要想說我們是表演者、你們是觀眾,這樣中間就好像隔一層什麼,大家都來玩就好。」

筆者後記:

跟西屯純愛組聊天的過程中,發現他們真的都是很真誠、實在的人,沒有任何刻意的包裝,當天採訪的氣氛也是很“鬆”,就像他們帶來的音樂一樣讓人感到舒服、開心無負擔。而這次除了專訪以外,黑卡雜誌也不忘為各位謀福利,特別帶來西屯純愛組的巡迴表演贈票活動,活動抽獎方式詳見本篇文章的第一段!

喜歡《West My Time》的朋友們也別忘了手刀購買實體,Henry本人可是跑了兩間唱片行才買到呢!」

 1,100 total views,  9 views toda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