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PHORIA 高校十八禁,千禧世代絕美刻劃:Y2K 文化下的青春終章

IG圖片套版ㄉ22 已復原 01 2

這或許是你近年看過最出格的青少年影劇

酗酒、霸凌、性暴力、濫交、藥物濫用,從首集開始便毫無節制的向觀眾轟炸,每每推進一集彷彿自己道德觀就崩壞一點,而劇情運轉看似以性衝動為主、用藥為輔,然而深入之後,這會是一部歌頌墮落、頹廢的影集嗎?接下來就慢慢揭開主創兼製片人 Sam Levinson 魔幻華麗敘事下鎔鑄出的青春終章。

作為史詩級鉅作《冰與火之歌》後,HBO 推出轟動全球的現象級影劇,《高校十八禁》/《亢奮》,原名「Euphoria」亦有「欣快」之意,改編自以色列同名迷你劇的《高校十八禁》,由 Samuel Levinson 執筆、新世代女星 Zendaya 領銜主演,她也藉本作一躍成為艾美獎史上最年輕的視后。

除了 Zendaya,各方年輕演員演技間碰撞、議題反思、Y2K 文化、反映劇情人物的服裝語言以及絢麗的彩妝,以上種種表象由內而外的吸引一群龐大粉絲,成為近年最具代表性的全方位神劇,媒體已稱這種現象為「The Euphoria Effect」。

選購經典電影系列海報與相關周邊收藏,點此前往海肯商城支持我們以更高規格推廣國際影視文化

究竟什麼是《Euphoria》?

故事設定在一個名為 East Highland 虛構的美國經典中產小鎮,故事主角則大多是小鎮高中的學生與其家人,由 Zendaya 飾演黑白混血家庭的女孩 Rue 為主視角展開關乎一群美國高中生間的暗黑生活與愛恨情仇。

本劇是以 群像刻畫 塑造的影集,多角色劇情線並進,自帶后氣的啦啦隊長 Maddy (Alexa Demie 飾)、有毒男子氣概 Nate(Jacob Elordi 飾)、Rue 的好友兼戀人 Jules(酷兒演員Hunter Schafer 飾)、鐵漢柔情毒販 Fezco(Angus Cloud 飾)、戀愛腦 Cassie(Sydney Sweeney 飾)、Cassie 孿生姊妹 Lexi(Maude Apatow 飾)、色情網站女王 Kat(Barbie Ferreira)等人。

如同導演採訪所述:「這部劇中的每個人都是故事的主角」。

然而憑什麼本劇可以兩季平均觀看人數高達 1630 萬人,絕非只靠一些腥羶色畫面或是演員的顏值,《Euphoria》大肆剖析現代青少年生長過程中的痛楚,當 Zendaya 以平靜的旁白口吻構築各角色的生長困境,迫使觀眾面對每個角色痛苦的殘酷現實,以及他們辛酸的情感,你不但無法討厭他們,甚至或許會將一部份的自己投射於角色身上,對過去的青春自我進行救贖,抑或是懲罰。

Marcell Rév 手中那華麗的立體鏡軌世界

然而相比劇情,本劇的視覺表現更顯獨格,攝影指導 Marcell Rév 頻頻透過 「類表現主義」 的手法將劇中角色的情感狀態具現化到各方場景中,在焦慮、不安、喪志等情緒下揉合豐彩的光影、極具生命力的運鏡及與之相應的佈景元素,讓觀眾的呼吸心跳隨著每一次的蒙太奇拼接起伏跌盪,難以自拔。

諸如:「紅色」象徵 Nate 的暴力扭曲的「有毒男子氣概」、「金色與其陰影」象徵 Rule 家庭緊密溫暖的關係與她的毒癮為家人心裡蒙上的黑暗;而本劇代表色「紫色」更勾勒 Rule 用藥後眼中充斥迷幻、色彩斑斕且濃度極高的純粹快感。

此舉巧妙扭曲了迷幻與現實間的界線,得益於偏向意識流般的敘述手段,與角色間溢滿螢幕的費洛蒙和情感,最終呈現極度前衛的影劇標竿以及 Marcell Rév 口中的「情緒現實主義」

迷幻爆走後 Labrinth 的巔峰造極

或許你是從迷幻感大開的電音組合 LSD 中認識 Labrinth ,而這位英國音樂家毫不避諱將他眼皮底下的瘋狂與迷走濃縮至一張小小的郵票中,並在串流平台上大肆放送,不論是叢林嘻哈、空靈神聖的 Gospel 、YEEZUS 質感的電子樂律動,到足以放入迪士尼電影中的管弦樂調,當然,Labrinth 無所不在的 Vocal 渲染亦為這部荒誕青少年幻想詩篇鍍上一層前衛立體的華麗外衣。

*甚至在第一季 Labrinth 為 Nate 的劇情做的一曲,名為〈Nate Growing Up〉

復古與潮流並奏的時代叛逆音源

除開 Labrinth 編制曲樂,本劇的選曲也相當有意思,從 90’s 派對嘻哈〈Party Up〉、到 Rue 用藥後隨之歡快起舞的 60 年代爵士〈Call Me Irresponsible〉,從 Billy Swan 翻唱貓王鄉村經典〈Don’t be cruel〉再到象徵本世代聲響 超流行雙人組 100 Gecs 中 Laura les 的〈Haunted〉

這背後不得不提到本劇的音樂總監 Jen Malone,在監製《亞特蘭大》與《黃蜂》兩部讓她聲名大噪的影集的同時受邀參與《Euphrioa》配樂監製,相較前兩部她在本劇曲風選擇上更加開闊大膽,橫跨數個年代的曲風框架以及青少年品味的更迭,盤旋在名為 East Highland 的虛構小鎮中的各處派對、酒吧與角色耳機中,而它也終降落於 艾美獎傑出音樂監督賞 的名單內。

Fun facts:經統計本劇兩季總共收錄 324 首歌曲,平均下來每集有 18 首歌,幾乎讓觀眾無時無刻都像浸泡在音樂錄帶裡。

Maybe People Are Nostalgic About High School Cause It’s, Like, The Last Time In Their Life That They Get To Dream.

不可否認,觀影在同時會直覺聯想到《馬男波傑克》、《皮囊》、《性愛自修室》等劇,但《Euphoria》走的路數卻不盡相同。本劇對於成癮的刻劃近乎執著,甚至偏執,對快樂的癮頭、對愛的癮頭、對自我毀滅的癮頭 … 一切的根源與藥物間絕不存正相關,而是一群破碎靈魂的相互依託,明知結局,卻無可附加的迷戀以及復吸。或許,正是這些美麗的悲劇才能如此觸動我們。

以由 Cassie 道出的台詞做個總結,《Euphoria》吸引了我們對高中常駐迷戀的內在本能,面對青春殘酷的天真感到嚮往,更對於生命的不可逆感到遺憾;而當有天我們回頭看那段驕縱又放蕩的日子,那句 Rue 戒毒會病友 Ali 對她的勸戒:「Nothing in high school lasts forever」是否會情不自禁流入腦內?

 1,282 total views,  13 views today

發表迴響